密乘佛學會

Vajrayana Buddhism Association

 

談錫永畫室 | 北美漢藏佛學研究會 | 坎坎胡 | 粵語文化傳播協會
 
密乘博客

對談錫永上師傳承的迴護


From: Norman Wong [mailto:isann809@yahoo.com]
Sent: Monday, April 25, 2011 2:45 PM
To: info@vbatoronto.org
Subject: 對談錫永上師傳承的迴護


我是青海果洛龍恩寺法王烏金庫松林巴尊者,及紅格爾仁波切的弟子,現居紐約。我一直以來都有閱讀談鍚永上師的著作,對談上師的學養十分佩服。可是近年卻在網上看見一些懷疑談上師的為人及其傳承的言論,令我對談上師的信心亦有點動搖。

對談上師傳承的攻擊,主要是說在1984年,即談上師獲得敦珠法王授記的年份,法王根本沒有到過香港;翻查金剛乘學會的季刊,當中亦沒有報導法王於這年訪港的活動。可是,最近我卻在蓮花光網站內看見一禎(幀)敦珠法王於1984年在香港拍攝的照片,這禎(幀)照片剛好證實了法王確曾在1984年到過香港,這令我察覺到這些攻擊談上師的謠言是完全失實的。但令我覺得奇怪的是,敦珠法王訪港,對金剛乘學會應該是一件大事,為何他們的季刊對法王這次到訪竟然隻字不提。

另外,他們列出金剛乘學會1984年4月17日的會議記錄中「頃奉寧波車於法國巴黎長途電話開示」一句,由頃奉一詞,引申為敦珠法王當時不在香港的佐證。但我卻懷疑這是否有意誤導讀者。因為頃奉不是常用語,它沒有指出確實時間,但卻令人聯想到電話是剛剛打來的。在會議記錄上用上如此不尋常的詞語,再加上季刊竟然沒有報導法王訪港之事,我懷疑是有人想隱瞞法王當時確實身在香港,從而抹殺談上師獲得授記的事實。

其實,假若真的要偽做傳承,一個最愚蠢的人亦會找一個有記錄可尋的法王在香港的日期來作偽做,絕不會挑選一個容易引起爭議的日期來讓人攻擊,這令我更加覺得攻擊談上師的謠言是完全不可信的。

對於談上師的為人,我其實很有信心,理由很簡單,因為我相信一個人格卑下的人,絕對不可能像談上師那樣,能夠在其文章內毫無障礙地表達出佛陀的甚深教法。我曾經將談上師所說的法,通常在書本上沒見過的,問過我的上師,上師都認可,說是甯瑪派的甚深秘密教法,一般上師不宜公開,由此便加深了我對談上師作品的信心。我一度對他信心動搖,受網上的言論誤導,在這裡我要作出懺悔。我的上師說,網上的言論犯了五無間罪,叫做「破和合僧」。因此我必須懺悔。我很奇怪,當時為甚麼沒有談上師的弟子出來維護上師。這些弟子是否也要懺悔。

Norman Wong


編者案:
最近收到網友Norman Wong的電郵,對近年網上流傳對談上師的種種誹謗作出反駁,並責難我們身為上師的弟子,因何不為上師迴護。其實當時我們想提出駁斥,不過談上師認為不須要理會,因為這符合敦珠法王的授記所說,所有弘揚大圓滿教法的上師都必定會遭受攻擊與誹謗,以及被對教法無緣的弟子離棄,所以我們沒有作任何回應。現在很感謝Norman兄對我們的關心,而且事件驚動到青海果洛法王,故特將Norman兄的電郵轉貼如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