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乘佛學會

Vajrayana Buddhism Association

 

談錫永畫室 | 北美漢藏佛學研究會 | 坎坎胡 | 粵語文化傳播協會
 
文章連結
又見古道-喜讀《細說如來藏》

在阿含經中,佛陀曾將佛法比喻為通往解脫古城的一條古道,佛出世與否,這條古道都依然存在,佛陀只是發現了它,並帶領佛弟子依此走向涅槃。佛陀離開我們已經兩千多年了,這條道路也日漸隱晦,特別是近百年來,更是內憂外患,修證傳承斷線,師心自用批判傳統成風,以至佛法的理論基礎受到極大破壞,修證古道幾盡隱沒。談錫永上師的《細說如來藏》無異於暗夜裡的一道光芒,詳盡的敘述了佛果的相狀,並為我們一一指明通往此地的修證道路,使我們迷茫眾生又得見佛陀的古道,這讓我們怎能不欣喜萬分?在此由衷的感恩談上師,感謝浙大出版社。

可能很多人看了談上師的《細說如來藏》認為:談上師講的和別人都不一樣,有許多新奇之論,讓人感到佛法就是這樣一人一套,也說不清楚誰對誰錯。實際上對佛法的傳統教義有過瞭解的人都會承認,談上師講的和中國傳統佛教(傳統的八宗),乃至印度佛教在理趣上完全相同,但修證路徑上卻多有新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我們知道,第一義諦從來是不可說的,只有親證方可知曉,任何言說都是指月指,而非月亮本身;而且由於每個人的因緣不同,在實修中有不同的狀態,需要不同的應對,而這只有面對面的進行指導。而人們一方面往往把別人講的,當成是自己證的,聽到了就以為證到了,另一方面又不會把握因緣,很難對症下藥。所以自古以來不論印地、漢地、藏地,歷來祖師著作大多只是從遮的角度去描述空性,修證的具體方法、內容只是因材施教,進行一對一的指導。這後一部分內容往往是在傳承內口耳相傳,這樣傳承中斷後,具體的修法也就隱沒了。

佛法是一味的,談上師依據寧瑪派的傳承將佛果見地與修法這樣公開的和盤托出了,這在歷史上也是頭一次。

實際上在寧瑪的傳承裡,如來藏的見地與修法也一樣只是在傳承中秘傳的,只有到談上師的上師敦珠法王才根據這個時代的特徵特別開許談上師把如來藏的見地與修法公開來,因為這個時代的眾生聰明、多疑,如果不先在理論上對佛果有個認可,很難真正的如古人那樣依教奉行修學佛法,在不得已的情況下,先讓人們對佛果有個認可,再依師學法一步一步走上去。

談上師根據法王的授記,將如來藏的見地與修法對這個時代的眾生無疑是極大的恩惠。對有志於藏系佛法的修行者來說此書的意義自不待言;就是在漢地,在各宗傳承中斷、修法不明的今天,談上師的著作也無疑是趣入各宗修法的指路明燈,依著佛果的究竟見地與修法看各宗現有的依規才真正有可能趣入修法的內涵。這對真正想要離苦得樂,想修行解脫的行者來講有著無比的價值和意義。

佛法的傳承中斷了,從民國初年唯識學者批判《大乘起信論》開始,到印順導師對如來藏的解讀,再到日本的批判佛教對場所佛法的批判,一代代佛學者在失去傳承根基的條件下對究竟佛果的解讀無疑似小兒辯日,幼稚可笑。可悲的是,這種言論已經是佛教界乃至是大眾公認的所謂佛法了,依此見解漢傳佛法,可能除了三論宗和唯識宗,其他宗派都是漢地祖師編出來騙人的,那佛法還有什麼真實性?還有什麼修學價值?師心自用,從凡夫的角度去揣摩聖者本來在方法論就是顛倒的。當然,這百年來的佛教學者對佛法的弘揚也並非一點價值也沒有,比對談上師的著作,最起碼我們知道離開傳承,離開師長,佛法的修學無從談起,道之根本在依止善知識。再者,這些學者也確實批判的一般人自以為是、師心自用理解的如來藏思想,這對釐清真假如來藏思想,學習真正的佛果見地也有著積極的作用。

通過對談上師《細說如來藏》的學習,我想有識之士一定會對佛法產生全新的認識,對傳統佛法的內涵有更深刻的體悟。談上師《細說如來藏》一書的出版,對從正面維護漢傳佛法傳統,激發修學漢傳佛法的興趣一定會起到積極作用。事實上《細說如來藏》有著太多太多的閃光燈,即使一個對佛法不理解的讀者,也一定在看過《哲學東西》後對上師的博學有所感知;通過上師對此次美國金融危機實質的剖析,也能讓人感知到智者的魅力。我最感興趣的當然還是《四重緣起莊嚴—白螺珠》,中觀、唯識、如來藏三系佛法,依實修貫通,佛果不再是想像,在上師筆下,一條可實證的修學儼然就在腳下,此時唯有感恩上師三寶,發願一定要親證佛果。

感恩上師三寶!也感謝浙大出版社!

杭州永福禪寺釋賢瑞    2010-5-26

來源:談錫永上師學習與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