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乘佛學會

Vajrayana Buddhism Association

 

談錫永畫室 | 北美漢藏佛學研究會 | 坎坎胡 | 粵語文化傳播協會
 
活動資訊
    

中國人民大學國學院漢藏佛學研究中心訪問談錫永上師

記者:談上師,我們的漢藏佛學研究中心到現在恰好成立了四年,您有甚麼觀感?

上師:一般來說,我相當滿意,學員的學習其實很艱苦,他們除了佛學之外,還要學習藏文、梵文、古漢語以及英語以外的一種文字。法文、德文、日文任選一科。這還不算,還希望他們學習一種古代的西域語文。光是這些語文課程,用四年的時間來修學,已經十分辛苦,再加上佛學的學習,由初轉法輪、二轉法輪以至三轉法輪的如來藏思想,已經基本上學習完畢。這樣的訓練,相信在世界上沒有多少間大學能夠這般嚴格。所以,基本上我滿意學生的表現。

記者:我知道上師會滿意,因為至今為止我們已經有十一位同學已經得到外國的名校給予獎學金,到這些名校深造,還有三位學員將在今年陸續出國,依人數比例來說,已經超過三分一學員得到這種榮譽……..。

上師:不能說是榮譽,這些學員出國,我只當是交流,國外的佛學,我並不以為比我們教授的佛學高深,在層次上,我們教的佛學其實相當高,所以這些學員已經答應我,他們學成回國之後,還要回國繼續接受我的指導,同時從事研究、翻譯、教學等工作。

記者:那麼上師還有甚麼不滿意的地方呢?

上師:不可以說不滿意,只是覺得還不夠。他們現在還不能將如來藏思想用來研究敦煌、西夏的文書,所以就只能對這些文書作翻譯、校勘,和言說上的詮釋。他們的論文,大致上都有這樣的缺點:不能將這些文書定位,到底用甚麼見地來觀修,這些見地屬於那一個次第,在研究時都沒法放在理論上來表達。這樣一來,充其量便只能說是一篇好的論文,不能說是出類拔萃有特獨個人觀點的論文。我期望他們能夠成為第一流的學者,所以就要求嚴格一些。

記者:上師鼓勵他們出國深造,啊,交流,又有甚麼用意呢?

上師:主要是認識不同的佛學思維體系,哈佛教授佛學的思維方式,一定不同波恩的佛學思維方式。如果他們只是接受我的指導,將來他們這個團隊,便可能都依照我的佛學思維方式來作研究,這樣便會成為定型。如果他們回國之後,能夠彼此砌磋,就可以形成不同的風格,這對活躍佛學研究將有很大的幫助。

記者:這樣一來,會不會同一位次的文書,在研究上,變成有各種不同的觀點?

上師:這樣更好,你可以依哈佛的風格來研究,你可以依波恩的風格來研究,你可以依法國科學院的風格來研究,再用我的風格來研究,這樣的研究雖然統一在我的佛學思想體系裡面,但已經有各種不同的風格。這樣一來,佛學研究就令人覺得多面化,不會千篇一律,千人一面。所以我覺得依照我的佛學思想體系來學習還是最基本的,因為我自信我所教的是甯瑪派的傳承,亦是印度的傳承。研究漢藏佛學,其實還不能脫離印度的佛學體系。

記者:上師準備怎樣來指導我們這些學生呢?

上師:在此以前,我只是在理論上作指導,其實要徹底通達這些理論,還要懂得觀修。有些理論,不曉得怎樣觀修是無法理解的。你可以不觀修,但至少要懂得應該怎樣觀修。必須這樣,你才能將見地配合觀修來研究,否則,便只是落於言說的研究。

曾經有一個時期,西方學者很鄙視宗教界的論文,認為他們有宗教上的成見,不夠客觀。但近年來,這種觀點已經不存在了。他們開始重視宗教界的論文,因為他們所研究的亦是宗教界的論文。近年來,敦珠甯波車、不敗尊者、龍青巴的論典,都是西方學者研究的熱門,這些論典本身就是宗教人士所寫的,如果認為他們主觀,那便失去了研究的價值。所以,現在教導學生懂得觀修,就不會給西方學者認為是不須要的事,很可能恰恰相反,西方學者還要了解一些觀修的方法來提高自己的思維。

記者:那麼上師準備怎樣來教導他們呢?

上師:不敗尊者有一本很好的著作,是你們沈衞榮教授翻譯的,簡名為《光明藏》,他通說基、道、果三續,我準備跟他們講這本論典。通達這本論典,就可以彌補他們的缺點。還有一本龍青巴的《仰兌》(Yang-tig),可以說是甚深論典,照字面來讀,可能覺得平平無奇,但如果知道他的密意,就會覺得這是一本從最高見地來融匯見修的論典。我相信,聽我講解過這兩本論典之後,學員再寫論文,他們的層次就會提高很多。

記者:講說這兩本論典須要多少時間?

上師:可能至少要兩年。

記者:這樣一來,許多學員已經畢業了。

上師:沒有關係,我們可以將光盤寄給他。如果他們放棄不看,那是他們自己的事,我已經盡了責任。我相信,將來他們即使成為研究員、教授,依然要看講解這兩本論典的光盤,所以沒有時間的問題。

我再多說一些,有人電郵一篇北京學生的博士論文給我看,是研究甯瑪派大圓滿的論文。這篇論文很長,因為基本上只是引用資料,引用得很多、很雜,對我也很尊重。但老實說,我認為這篇論文不及格,因為他引用資料時只是貪多務得,根本不作抉擇,那就等於一盤雜碎。

例如,他認為有人提出,分別用四大來觀修大圓滿,是精彩的說法,那就根本失去見地。因為大圓滿絶對不能落於四大的分別來修。提出這樣觀修方法的人,是自作聰明,他以為心氣無二是修風大,拙火是修火大等等,所以就別出心裁,自己弄出一個大圓滿的觀修體系。假如知道見修配合,便知道心氣、拙火的修法,只是大圓滿的前行,甚至可以說只是外前行,充其量只能達到內前行,就不會在論文上稱讚這種違反大圓滿見的說法,因為他是落於分別見來修,將一個識境分成四分,不但失去唯一,而且失去離一離二的基本見地,依照他的修法來修大圓滿,頂多是四分圓滿,根本不能稱為周遍一切法與非法的大圓滿。

我希望受我教導的學員,能夠避免這基本的缺失,不要以為自己客觀,不要自詡兼收並蓄,在研究上一定要懂得怎樣抉擇。目前胡說八道的大圓滿書籍甚多,見一本抄一本,這樣的論文,只令人覺得可悲。我提出這個例子,是對學員的提醒,希望他們能通過這個例子來釐清自己的研究方法。

記者:我知道上師的誠意,我代表所有學員謝謝上師。

上師:你可以代表嗎?哈哈,真的希望你可以代表,因為我的確有誠意。

2012年6月